离婚后得知儿子非亲生 一男子起诉前妻索赔

[提要]夫妻二人离婚时,男方为了争取宝贝儿子的抚养权可谓费劲周折。后来听说儿子不是亲生的,这让当爹的情何以堪?儿子不要了,男方还把前妻告上了法庭,索赔10余万元

  夫妻二人离婚时,男方为了争取宝贝儿子的抚养权可谓费劲周折。后来听说儿子不是亲生的,这让当爹的情何以堪?儿子不要了,男方还把前妻告上了法庭,索赔10余万元损失。法院会怎么判?男方的诉请会得到支持吗?前不久,陕西西安市阎良区人民法院就受理了这样一起官司。

  王兵与李花原本系夫妻关系,二人婚后育有一子,后因感情不和通过法院协议离婚。王兵是独生子,所以格外珍惜儿子,离婚时竭尽全力争得了儿子的抚养权。离婚后,因为孩子的探视问题,双方争吵不断,甚至有了冲突。

  在一次争吵中,王兵无意间听李花说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以为对方是故意这么说的,本来只是赌气做了亲子鉴定,没想到拿到鉴定报告后王兵傻了眼,鉴定结果显示王兵与儿子的确“非生物学父子关系”。结果一出,王兵全家陷入阴霾,把儿子送给了李花。王兵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欺瞒和伤害,在离婚后的第三年,他一纸诉状将李花诉至法院,请求赔偿孩子抚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0万多元。

  阎良区法院受理该案后,李花多次打电话到法院,希望在开庭前见见法官,说说案件的情况。法官接到电话后,利用休息时间约见了李花。李花表示,开庭时她不会到庭,但想提前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李花没有认识到所犯错误的严重性,也不懂法律规定,认为孩子虽然不是王兵的,但是是二人婚后生的,离婚时王兵主动要抚养孩子,王兵对孩子也是有抚养义务的。另外,她称自己已经再婚,这件事情对她的家庭影响也很大,王兵还拿着儿子的户口本、疫苗本等不给她,孩子也不能正常入学。

  承办法官听到李花的辩解后,辨法析理,对李花进行了教育和劝说,希望她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摆正态度,正视问题。最后,李花表示开庭会按时到庭参加诉讼。

  开庭当日,再次面对面坐在一起,王兵与李花各有心事,气氛尴尬而紧张。王兵刚一开口,脾气急躁的李花就开始喋喋不休,丝毫不肯忍让,这样更加激怒了王兵。法官见状,立即进行了制止,并进行背对背调解。在法官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心高气傲的李花最终向王兵道歉。李花态度的转变,平息了王兵的怒火。法官发现,虽然儿子不是亲生的,但在几年的抚养中,王兵与儿子之间已经产生了深厚的父子情。法官趁热打铁劝说王兵,希望他能考虑到儿子日后跟着李花生活的不易,适当作出让步,把孩子入学需要的东西也尽快还给李花,不要影响孩子的正常上学。

  最后,双方终于回归理性,为了各自日后的生活,更为了儿子的健康成长,达成了调解协议:孩子由李花抚养,李花在半年内赔偿王兵各项损失4万多元。

  一场因孩子非亲生产生的家庭矛盾终于得到了解决。从这个案例来看,非亲生子女的父或母对非亲生子女是否具有抚养义务呢?

  办案法官解释说,我国《婚姻法》第21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这里的父母与子女,指的是具有血缘关系或者具有拟制血亲关系的父母子女。(拟制血亲,一般指的是养父母子女关系或者继父母子女关系)而本案中,王兵对于儿子非其亲生是不知情的,王兵和儿子不属于法律规定的父子关系,故王兵对儿子没有抚养义务,王兵要求赔偿抚养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是正当的,法律予以支持。

 

男子病后离婚失联十年 病危后前妻才知真相

  2017年11月7日,郑州。2008年,周红庆因患病不愿成为家里的负担,便执意决定和妻子万云离婚,期间,不明真相的万云不同意离婚,曾坚持复婚两次,但周红庆还是狠心断绝了和万云及战友的联系。不幸的是,周红庆一直同病魔作斗争,身体饱受摧残。前段时间,周红庆病情危急的时候,其家人才通知前妻万云,想在弥留之际见见她和孩子。已离异十年的前妻得知真相后痛心不已,将其从驻马店老家带到郑州颐和医院接受救治,并为他四处筹集医药费。

  如今,周红庆面色蜡黄,身体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现年43岁的他饱受糖尿病的折磨,今年10月21日,周红庆在驻马店当地医院诊治后被下了病危通知书。

  周红庆曾经是一名军人,是原54军162师高炮团二连连长,在军旅生涯中,带过不少士兵,获得了许多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