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把17万大钞藏进垃圾桶 保洁员当垃圾误扔

[提要]家里要是有巨额现金的话,大家肯定会想办法安全妥善地保管,比如锁进保险柜,抽屉之类的,但市民梁女士可不是这么做的,她把家中的17万现金放在了卫生间垃圾桶里

  家里要是有巨额现金的话,大家肯定会想办法安全妥善地保管,比如锁进保险柜,抽屉之类的,但市民梁女士可不是这么做的,她把家中的17万现金放在了卫生间垃圾桶里,被雇来搞卫生的阿姨误扔了出去,这么一大笔钱被当做了垃圾,梁女士又会怎么做呢?

  今年5月25日,梁女士从外地返回家中,发现自己放在卫生间垃圾桶里的17万现金被请来搞卫生的阿姨误扔到小区的垃圾桶内。心急如焚的梁女士查看小区的监控视频后,认为这17万现金被负责小区保洁的环卫工人黄大哥捡到并占有。

  随后,梁女士便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但是经过多次调解都没有结果,于是她就向源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在法庭上,梁女士提出要被告归还17万元现金的诉求,并提交了各种书面证明及监控视频作为证据。但被告环卫工人黄大哥却表明他从未捡到17万元。虽然有资料显示黄大哥的银行账户存款在5月22日前已有20多万元,但法院认为其银行存款与本案发生时间无太大关联。而梁女士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丢弃的垃圾是17万元现金,也没有证据证明是黄大哥捡到并占有。所以法官认为,这是一起特殊的不当得利纠纷案。

  法官说,不当得利是指没有合法依据取得利益而使他人受到损失的事实。现实生活中常见的不当得利有售货时多收货款、拾得他人遗失物据为己有等情形。依照法律规定,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获利者返还不当利益。

  法院认为,原告梁女士应负有举示证据证明的责任,但是根据她的自述和居住小区的监控视频,以及提供的没有加盖印章的纸质证据,不足以证明她的主张。源城区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李振华说,本案中,原告应对自己误扔17万元,并由被告拾获占有负有举证责任。但原告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主张。因此,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在此,我们也要提醒家中藏有大额现金的市民,一定妥善要保管好财物,现金最好还是存入银行等金融机构较为安全。

 

男子抢500元现金嫌少 逼女子加微信好友转账

  男子持刀抢劫,发现女子身上只有500元觉得抢得太亏,逼迫对方加自己为微信好友,然后给自己转账5.7万元。男子以为只要再删掉微信好友就不会有人找到自己,结果抢完钱第二天,他就被警方抓获。

  生活报记者从佳木斯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刑侦一大队了解到,10日8时许,家住佳木斯市某小区的王女士准备开着她的白色福特SUV去上班,她刚坐进驾驶室,副驾驶车门就被打开,随即蹿上来一名年轻男子。他手里拿着一把菜刀,让王女士不许反抗出声,把车开走。王女士吓坏了,按照男子的指挥把车开到僻静的铁路桥下。随后,男子让王女士把钱都拿出来,可翻遍她全身只有511元现金。男子十分不满足,让王女士交出手机,逼她说出转账密码,原来他要将王女士银行卡里的钱都转给自己。于是,男子用自己的手机添加王女士为微信好友,再用王女士的微信给自己转账。他将王女士银行卡里的5.7万元分别用微信和支付宝转账的形式转到自己名下,随后将自己的微信从王女士的好友名单里删除,认为这样就安全了。男子走后,王女士立即报警。

  经调查,民警确定姜某有重大作案嫌疑。11日,民警在当地一出租房内将姜某抓获。据了解,姜某25岁,是铲车司机,一个月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按理说条件还不错。可他偏偏迷恋网络赌博,输了10多万元。没钱还债的他就从网上贷款,可是这些贷款利息极高,他每个月的工资连还利息都不够。于是,他铤而走险去抢劫,得手的5.7万余元钱都被他用于还贷款和赌博了。

  目前,犯罪嫌疑人姜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女子在家中被下药孩子遭抢 丈夫寻子12年

  11月5日,在广东省河源市东南部的紫金县,来自河南周口的申军良随身携带一叠厚厚的寻人启事,继续寻找被拐12年的儿子聪聪。

  11月2日,申军良旁听了一场5人被控拐卖儿童的庭审。其中一名被告人当庭交待,十年前他经手拐卖的9名男童中,包括聪聪在内的8个孩子卖至紫金县。庭审结束后,申军良和其他被拐孩子的父母,迫不及待地从广州赶往200公里外的紫金。

  由于贩卖孩子的关键中间人“梅姨”尚未归案,聪聪等被拐孩子的具体去向仍不清晰。此前,申军良带着刑侦专家制作的两幅模拟画像,悬赏10万元寻找线索,发现了23名疑似聪聪的少年。目前,警方正根据相关线索进行DNA取样和比对。

  经过十二年辗转数省的漫长寻找,申军良感觉希望就在眼前。他决心与其他被拐孩子家属联手,继续收集线索,“不但要把我孩子找到,其他8个孩子也要找回来。”

  发问被告人:说出孩子下落愿写谅解书

  今年40岁的申军良,12年前在广州增城务工,住在石滩镇沙庄的出租屋。白天他去公司上班,妻子于晓莉则在家照顾未满1岁的聪聪。

  “他喜欢坐玩具车,平常特别爱笑。”申军良仍依然清晰记得儿子的笑脸。他说,孩子被抢走时,距周岁生日只有十来天。

  那是2005年1月4日上午。申军良上班去了,于晓莉和儿子在三楼的出租屋内。于晓莉回忆,当时孩子在卧室睡觉,她进厨房准备午饭时,隐约看到有人溜进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