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平定东北为何只重用林彪 内幕惊人

[提要]东北战略意义重大,东北战场诱惑人啊。那真是一个可以纵横捭阖施展才干的广阔天地

  林彪喜欢独处。涉县129师司令部所在地赤岸村,两侧山峰高耸,村前一水淙淙,山风清凉地拂着人面。林彪从赤岸村出发,他自己多数时间骑在马上,少数时间骑得腿麻木了,下来步行。但无论骑马还是步行,他都沉默寡言,不理会同行的陈毅等其他高级将领,就那样一个人走着。他在想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战争的形势,在想七大后中央的人事变动,在想着山东战场。他非常明白,山东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1938年底,他到苏联治病后,罗荣桓和陈光代师长率115师师部和686团离开晋西,挺进山东。115师的老同志都习惯把686团称为“老六团”。老六团一直是红军的主力,到山东后仍然不负众望。翌年8月,天气炎热,把600多日寇包围在梁山。

  罗荣桓在一棵树下,一面不停地摇芭蕉扇子,一面了解战斗进程,自己成了诸葛亮,下达命令,指挥战斗,取得梁山大捷。1941年11月,行至留田,被数万日军合围。

  罗荣桓处变不惊,果断地采取“敌进我进”的策略,指挥部队向日军后方突围成功。山东分局和罗荣桓在山东开辟了大片解放区,又接收了东北军于学忠51军的防地,已经成为华北的一个重要战略基地。

  老罗在山东干得好,毛泽东几次表扬。现在,向北可进军东北,向西可支援华北,向南可威逼南京。有了这一块基地,大大加强了我党我军在战后的地位。毛泽东曾说:“山东只换上一个罗荣桓,山东全局的棋就下活了。”“山东的棋下活了,全国的棋也就下活了。……只有山东是我们完整的最重要的战略基地。”毛主席对罗荣桓一向器重呀。

  林彪对这个即将施展自己军事才能的战场还有些陌生,还有些隔膜,平生未去过山东,地形地物均不熟悉。但他觉得我军打蒋介石的部队还是有信心的。我军敢同日军打,还不敢同蒋军打吗?他想,无论在新战场、还是老战场,都要按照毛泽东的战略战术,决不浪打,养精蓄锐,以多胜少。

  令原派往中南和华东的部队和干部立即折向东北。他想,去的人级别不低,两个书记处书记,可见东北在中央心目中的筹码是多么重。东北是富庶之地,丰沃粮仓,大工业基地,背靠苏联和外蒙古,我党同国民党争夺东北,对中国革命有着决定意义,可以作为中国革命的大后方,大根据地。有了东北,我党我军进退有据,中国革命胜利的把握就更大了。

  东北战略意义重大,东北战场诱惑人啊。那真是一个可以纵横捭阖施展才干的广阔天地,他羡慕彭真有这么一个好机遇。毛主席对彭真信任呀,他去重庆,还把彭真增补为书记处书记。9月19日,刘少奇主持政治局会议,通过《目前任务和战略布置》的指示也发给了他:“完全控制热察两省,发展东北我之力量并争取控制东北,以便依靠东北和热察两省,加强全国各解放区及国民党地区人民的斗争,争取和平民主及国共谈判的有利地位。

  全国战略方针是向北发展、向南防御。只要我能控制东北及热、察两省,并有全国各解放区、全国人民配合斗争,即能保障中国人民的胜利。”最重要的是此电改变了他的去向,决定山东局改为华东局,陈毅、饶漱石到山东,另外成立冀热辽中央局,李富春任书记,扩大冀热辽军区,由林彪任司令员。不到山东去了,到东北的大门冀热辽去。

  即将纵横冀热辽疆场的林彪内心激动,兴奋不已,他愿意到冀热辽,到东北,到世界瞩目的热点去大显身手。那一带现在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国共两党都铆足了劲儿,调兵遣将,争夺冀热辽和东北。鹿死谁手,一时成为中国的最大热点、最大悬念。美国人出于同苏联争夺势力范围的目的,不甘心让东北成为苏联的势力范围,给蒋介石出主意,鼓动蒋介石派精锐部队据说,胡宗南部3个军,先头已抵灵石、介休。

  孙连仲部先头部队40军已抵达新乡,后续约三四个军,已集结郑州。汤恩伯亦有沿津浦路北进的消息。目的都是抢占冀热辽和东北这块肥肉。现在彭真、陈云已到了沈阳,在张作霖公馆开始办公。

10月份,中央政治局委员张闻天、高岗又乘飞机从延安到邯郸,后经承德去了东北。此后,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李富春、李立三、林枫、王稼祥、王首道、谭政、古大存、陈郁等也陆续到达沈阳。共产党在东北已有了领导机关,东北局肩负重任。中央指示:掌握东北是当前党的最大任务,希望东北局能在两个半月内组织20万到30万能够作战的军队,在冀东屯集5万到10万军队,阻止蒋介石军队从陆路进入满洲。

  任务重大,异常艰巨,时间紧迫,时不我待,我党必须从陆路、水路两路挡住蒋军,才可在东北大有作为。中央电:“林彪很快到冀东,在林彪未到冀东之前,由程子华主持一切工作。”林彪看罢电报,眼睛瞅着远方,觉得中央这样用他就对了。他想,冀热辽在中央看来,目前为第一重要战略根据地,是战略枢纽。

  东北是第二战略根据地,华北、华中是第三战略根据地。退一万步说,我党我军即使把关内的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把冀热辽和东北拿到手,就是半壁江山。这是谁都看得清楚的。东北地区属富庶的重工业地区,是一整块地区,不是被分隔的小块根据地。战略资源都在东北,占有这一块,中国革命就等于胜利了一半。

  毛泽东在“七大”会议上都讲过了嘛。濮阳一带,丛林尽染,斑驳如画。林彪想,中央把如此重要、如此重大的战略区交给了我,倚重之意,十分明确。他才38岁,统领几十万部队,在世界各国密切关注下,施展自己的军事才干和军事谋略,很理想。

  林彪走出小屋,到院中的一棵枣树下,枣树上结满了红宝石似的耀眼的大枣。他在小院里连发两电,一电,雄心勃勃报告延安:我们为坚决执行中央军委的意图和任务,决定由此间经冀中、直到冀东,布置冀、热、辽一带的地方工作,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并准备训练军队、建设炮兵及布置战场。因此,我及萧劲光等,为争取时间起见,拟不到山东。

  山东出征部队的转移,留守部队的组织,干部配备等问题,都请罗荣桓决定办理。二电,他再次表示了不负重托的决心,他担心蒋介石通过津浦路调兵,先我一步到达北宁路。他说:我们将以最大的决心和努力,来完成中央所给之重大任务。山东北上部队和干部应迅速北去,先期开展群众工作和进行扩军,务望切实加以布置对津浦路的破路工作,最好立即执行。

  除破除铁路外,必须挖坏路基。铁路好修,路基难补。我与萧劲光等现在濮阳军区,拟有日(即25日)动身,经冀南、冀中、冀东,需时月余可到。我们带有原北方局电台,请富春多带译电员去。

9月25日,天忽降倾盆大雨,道路积水,泥泞不堪。在冀鲁豫军区邓克明21团的护送下,林彪冒雨骑马向冀南兼程进发。忽而山路崎岖,忽而沟壑横陈,忽而泥深路滑,豪雨不止。抢占东北。蒋介石的“国军”正在分兵奔袭北进,他骑在马上,一言不发,微微向前倾着身子,如同泥塑。他满脑子都是冀热辽那个战场,对暴雨如注全然不顾。滑县,秋雨淅淅沥沥,林彪一行人员在过津浦路时,突然打过来一阵乱枪。

  护送部队很快搞清了情况,是当地伪军捣乱。林彪让部队还击,其他人员继续前进。但没走多远,发现一匹马和马夫不见了,恰好这匹马的驮篓里放着林彪不到两岁的女儿,叶群着急地哭了。

  林彪板着脸,命令部队马上返回去找。找了大半夜,在一片花生地里找到了驮篓,小女孩在里边还眨着小眼睛呢。林彪笑了。赶快上路,部队派专人看着那个驮篓。松了一大口气,林彪的思想又集中到目前的形势上来了。毛泽东、刘少奇的战略思想他明白。在蒋军之前先机占领冀热辽,把冀热辽造成一块连结在一起的大块根据地。如果把东北比作一个大院的话,那么冀热辽,尤其是冀东热南就是这个院落的大门。

  从大门这儿设一个闸门,利用有利地形,不让蒋军进入院内。我党我军可以在这个大院里搞根据地,搞建设,办军工厂,源源不断供应前方,训练部队,积蓄力量。所以要牢牢地控制住此战略要地,把蒋军堵在华北。这是一个大战略构想。毛泽东大气,一构思就是大文章。他们快速通过了平汉路。

  “到南宫县了。”随员告诉林彪,“南宫是冀南解放区。”林彪不答话,下马进屋。吃饭,稍事休息。他坐上一辆汽车,到了固安10分区司令部。然后,他拄着一根棍子,同大家一样,开始徒步行军,在黄土尘埃中艰苦地跋涉。

  林彪在河间与从河南北上东北的原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第1旅旅长文年生、359旅参谋长刘转连部以及华中干部队会合。人多了,热闹了,他觉得有一点当司令的味道了,话却更少了。

  他命令各部取平行道路迅疾向霸县进发。命李天佑、邓克明、朱光、郭维诚、刘锡五以急行军速度先走。黄春林、聂鹤亭、邓华等在河间休息一天。此时,沿津浦路北上的国民党部队对我抢占东北威胁甚大。

  延安电令已到山东的华中野战军部队和山东留下的王麓水第8师,在济南、徐州之间,阻击沿津浦铁路北上的国民党军队。电令陈毅亲自到前线指挥。林彪知道毛泽东已经回到延安,居中指挥,调兵遣将,安排甚好,很对。一定不能让蒋军精锐沿津浦路顺利北上东北。

  他一行人在河间停留一天后,18日夜,与文年生警1旅、邓克明冀鲁豫21团以及华东干部队等,分为四路,安全通过平津路,翌日到达了香河以南宿营。冀东军区司令员,原四方面军虎将詹才芳向林彪汇报冀东情况,同时把一封毛泽东给彭真并林彪的电文递给林彪。林彪一看“林彪急至沈阳协助”几个字,把电文往桌面上一甩,脸上露出不快。他何时协助过别人?先不管他。

  中央已将他的行踪多次通报给冀东的李富春、程子华及在沈阳的彭真、陈云等。冀东热南的丰润大王庄,冀热辽军区司令部。这位常常喜欢独树一帜,沉默寡言城府极深的白面书生,这位没有一点大帅风貌的林彪,到了自己的帅位。我党能控制冀、热、辽吗?我党能独占东北吗?我党能先机占领半壁江山吗?未来东北战场将是什么状态?

  我军远途跋涉,全靠步行,疲困不堪,很难说能赶在蒋军之前到达辽西的北宁路。因为蒋军是坐美国提供的飞机、军舰。假如,蒋军先到北宁路,而我主力未到,如何又能完成中央交给我的作战任务呢?他焦急忧虑,况且,蒋介石调到北宁的部队都是他的精锐,他们装备精良,火炮很厉害。

  我军长途远道而来,以劳待逸,为军家大忌,恐有失中央的信赖、毛泽东的重托呀。就他个人来说,他似乎也觉得从延安出发,经晋东南、冀鲁豫、冀南、冀东、冀热辽,一步步走向一个未知数……詹才芳找来了一部汽车,但是汽车太老旧,走不多远就熄火了,詹才芳只好又找来几头小毛驴让林彪一行人骑着上路。

10月25日,林彪到了箭楼高耸宏伟壮观的山海关。10月28日,林彪忧虑不安地带着一批干部以及21团乘东北局派来的火车到了北宁路战略重镇锦州城。此时,东北的战略要冲锦州已在我李运昌部队的手中。李运昌站在站台上欢迎林彪:“林师长好。”李运昌是李大钊介绍到黄埔军校学习的,与林彪是校友,林彪学军事,李运昌学农运。林彪握住李运昌的手问:“你是李运昌?”

  “我是李运昌。”李运昌满脸笑容。林彪在锦州简要地了解了一下北宁路的地理及兵力部署等情况。第二天,他们到了浑河斜贯的东北首府沈阳。由于苏军的阻拦,火车不能直接开进沈阳火车站,林彪一行先在郊外秘密下车,然后改乘汽车到达张作霖的大帅府。这时,彭真、陈云、叶季壮、伍修权、林枫、张启龙、张平化、刘澜波、陶铸、倪志亮、程世才、刘锡五、袁任远、伍晋南、雷经天等500余名高级干部已安全抵沈。林彪在大帅府古色古香的客厅里同他们见了面。按照毛泽东的指示,一俟这些干部和部队到达,除仍以旧辽宁及热河为第一位布置力量外,对旧吉黑二省首先是吉林省的各重要城市应迅速布置相当力量。

  彭真以及东北局各位大员正在不分昼夜日理万机地调配干部星驰各地,到东北各地市去接收并建立政权、组织武装,与潜伏下来的敌伪、土匪斗争。此时,林彪作为中央委派往东北的方面军司令官,中央一时不知其行止,刘少奇代表中央飞电询问林彪现在何处?“中央让你即速赶到沈阳,收到否?你意见如何,久未得复,甚为焦念。阻止蒋军进入东北,冀东的战略地位,已不如沈阳重要。望星夜赶去沈阳,指挥作战……

  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决战最后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部队,战场,地形,气候,武器,通信,群众,政权,军需,粮秣,经费,师团指挥员的姓名、秉性、经历、特长以及过去他们打过的一些可以记起的战斗等等,一切与战争有关的因素,尤其是老115师的干部,“老六团”、“老五团”的能打的干部,虎气生生的干部,像一张张资料卡片似的,在他的脑子里翻腾着。

  他盘腿坐在炕上,听着李富春、程子华的汇报,但从不正眼看对方。他像是在坐着,也像是在听着,还像是在沉思,更像是根本没有听对方的话,只是偶尔有一两句回话。他一个人在想,连日来国民党军队空运至平津,飞机穿梭往来,嗡嗡声日夜不绝,但是,对蒋介石的空运,我军毫无办法。我军无法打飞机,只能眼睁睁地叫人家运。

  从当前情况看,国民党军队除海、空方面运兵外,津浦路和正太路到北平段,是蒋介石运兵的关键路段。石家庄以南的平汉路,经过最近我军多次的大破袭,毛泽东又安排刘、邓部队在邯郸坚决阻止孙连仲部队北上,大体上可以做到拒阻敌人从平汉路迅速北进的作用。冀鲁豫的杨得志最好现在来冀热辽。老 115的呀。基本情况未变化前,争取迅速北进,以便应付国民党目前陆海空各路对冀东及东北的进攻。看形势冀热辽将有一场大战。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中央军委转彭真,并且告知,他和部队到达山海关后,如能乘火车,请预先准备,人数共约8000人。19日,中央指示东北局并告林彪:国民党已知我党在东北建立武装。因此,急于派军队及党政人员到东北和我斗争。目前,我在东北工作的部署,应该是全力加强辽宁(主要的)、安东二省的工作,守住东北的大门,争取时间,以便开展全东北的工作。

  为此,最近到东北的部队和干部,应将其绝大部分布置在辽宁(主要)、安东两省,立即整编30到40个团……林彪仔细看了中央的指示,觉得中央将东北分为主要和次要两个方向的发展方针甚好。

  把这两个方向的战斗打好了,不让蒋军登陆,东北就可以为我所有了。这个方针很完整很全面地体现了毛泽东的战略构想,高屋建瓴,很见领导水平。

  他进一步想,要完成这两个方向的任务,执行中央的战略意图和方针,必须靠我军的精锐部队,黄克诚师、梁兴初师、吴克华师、杨国夫师、罗舜初师、刘转连旅、文年生旅,都是我军能征善战、能守擅攻,战斗作风为死打硬拼的老部队,尤其黄、梁两师部队,平型关等战役时,均是115师的部队,我指挥过,打得得心应手,令人满意。

  山东部队也是115师发展起来的,就是山东纵队发展起来的,也有115师的骨干。作为指挥员,手中有兵,心中不慌。他计划一俟这些部队来到,即作为自己手中的拳头部队,直接掌握,直接指挥。然后捕捉时机,利用这几个老部队,出其不意,战其不备,坚决歼灭进入东北的敌之一部。

  一方面打击敌军气焰,振奋我军精神;一方面创造典型战例,供进入东北的其他部队学习。他一到宿营地,就找人带路去看地形,准备在这一带阻击蒋军的北进。风凉了,他觉得身上有些冷,警卫员给他披上一件大衣。

  他站在平、津、唐三角地带一座小山的山坡上,望着秀峰叠出、色彩斑斓的山川地物,心想:打仗非有直接经验不可,纸上谈兵不行。战场选择,是在冀东这里呢,还是北宁路一线?选择战场是打胜仗的第一关键。

  他在无秩序地想着黄克诚、萧劲光、万毅、梁兴初、彭明治、李天佑、邓华、吴法宪、杨国夫、罗舜初、萧华、程世才、韩先楚、胡奇才、吴克华、彭嘉庆这些率部进入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的高级将领的脾气、个性以及战绩。应该把他们每一个人放到什么位置、什么战场上,什么形式的战斗更能发挥他们的作用。这些人多数是井冈山的,少数不是。

  他想,这些指挥员首要的是对我的决策、我的指挥要有信心,有信仰,必须能坚决按我下定的决心指挥部队,执行命令不含糊,作战积极性高,不怕伤亡,不怕艰苦,机断专行,克服一切困难,完成作战任务。

  指挥员不在于资格多老,能打胜仗就行。谁讲究战略战术,英勇善战,战无不胜,能打歼灭战,就用谁,就把他放到指挥位置上,放到重要位置上。谁还只是习惯于抗日时的游击战术,打击溃战,不适应大部队的运动战,尤其不能打歼灭战,就毫不客气地叫他让位,到二线部队去。用指挥员就是这么一个原则。

  还有什么原则?否则,就完不成中央交给的重要任务。他从外面看地形回来,正在一个人琢磨时,秘书送来了毛泽东关于坚决全部消灭从任何方向进入东北的蒋军的指示电。他知道,中央现在把东北已作为首要的战略方向。可是,我们的部队却还在远途跋涉着呢。黄、梁两师月底或下月初才能到冀东呢。